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百零一章 真与假

作品:末日之深渊猎人|作者:开耳言十|分类:军事科幻|更新:2020-05-13 00:00:13|下载:末日之深渊猎人TXT下载
  谁!陆少贞登时宛如条件反射般转过身,那个声音的话音尚未落下,陆少贞只觉得自己的肌肉就像是不受控制般自行做出决定,腾的一下转过身。

  然后他的身后空空乳如也,根本没有任何人。

  陆少贞的心仿佛沉入了谷底。难道刚刚的是错觉?不可能啊,自己明明听见了男人的说话声,那样的清晰那样的真实!

  陆少贞定了定神,他稍微安抚了下忐忑的内心,将视线重新环视了一下这个阴暗的浴室,只见熹微的光线从逼仄的窗口照射进来,在迷蒙漆黑的黑暗中铺散成一道若有若无的光柱,而这道光柱成为浴室照明的主要来源,所有的一切都被辐射出深邃的轮廓。

  空气中弥漫着厚重的雾气,轻轻的呼吸都能看见眼前的雾气出现一道清晰的轨迹,随着这轨迹逐渐恢复原状,整个世界仿佛都抹掉了陆少贞来过的痕迹。

  “……”陆少贞不知所谓的点了点头,浴室中的种种细节像是在诉说着无声的故事,而那雾气亦如往日喧嚣般笼罩了某个正在沐浴的男人或者女人,他们的胴体掩映迷离若隐若现,虽然称不上完美但亦足够给予想象以庞大的空间。

  陆少贞仿佛听见了水滴落地的哗哗声,明明单调且乏味,但却充斥着喜怒哀乐所表现出来的活力,往日的温馨与现今的冷清凄惨形成强烈的对比,有那么一瞬间,陆少贞觉得恍若隔世。

  明明不是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又怎么宛如感同身受般那样体会真切!陆少贞不可理喻的摇了摇头,看来刚刚的那个男人的声音是幻觉了,自从进入浩劫游戏,就没有正常的事情,真是刺激!

  然而就在陆少贞将头扭过来打算继续往前走出浴室的时候,异变再度出现!

  “别急着走啊!我们来谈笔交易如何?”

  浑身的汗毛如受惊的猫般耸立起来,陆少贞发誓自己的心脏在瞬间停止了跳动!没有听错!确实是个男人的声音,而且这个男人就隐藏在自己的附近!

  多么诡异的状况啊!陆少贞这回并没有反应那么激烈,而是脖子宛如上锈的机器般咯吱咯吱的逐渐扭过来,他的牙齿咯咯作响,显然是面对即将出现的场景做出了提前反应!

  扭过头的时间用了多长,他的心脏停止跳动就维持了多久,当陆少贞再度看见自己的身后空无一人的时候,那种油然而生的毛骨悚然彻底占据了他的身体。

  “你在哪?”陆少贞发出试探性的询问。

  “我来找你了!”男人桀桀笑个不停,他的声音好像从四面八方传来,通过听觉定位根本摸不清到底是在哪个方向,随后就在陆少贞方寸大乱的时候,他幡然醒悟,自始至终他都没有去看一个方向!

  上面!

  豁!

  陆少贞错愕的抬起头,只见一张标志的微笑脸从天而降,这张脸与常明达的脸有异曲同工之妙,深深的眼窝呈现出弯月形,鼓起的眼泡就像是通宵打游戏的宅男,眼泡中的眼球非但没有任何的笑意,反而呈现出不夹杂丝毫感情的黝黑。他的嘴角向两边高高的裂开,若是像恐怖传说裂口女那样有缝合的迹象倒也还好,他的嘴角根本没有缝合的痕迹,就好像正常状态下就是如此一样。

  一张脸从天花板上掉下来?而且是一张类似于鬼娃娃那样的脸?

  陆少贞无措且费力的咽了口唾沫,那个男人的鼻尖几乎触碰到了陆少贞的鼻尖,两个人都是仰着脖子,他们相视之间充斥着万般的诡异。

  如果陆少贞能够跳脱出来站在旁观的角度去看这个场景,那么就会发现这个场景似曾相识,诸如在米诺斯迷城中荒废的医院里照那面镜子一样,两个来自不同世界甚至不同维度的人在无形之中达成形而上的交流。

  “别急着走啊,我们来谈笔交易如何?”

  一个像鬼一样的人来找我谈交易?我圈圈叉叉尼玛!有多远给老子滚多远,若不是为了少冰,老子岂愿意被你们这样戏耍?

  这个时候,陆少贞脑海中突然响起鸿钧的声音,已经隐匿在不知何处的她忽然焦急道:“主人,快走,冲出这间屋子他便拿你没有办法了!他是鬼啊!”

  鸿钧说他是鬼?

  确实很像,但是鸿钧就真的值得相信么?转瞬间万千念头划过脑海,陆少贞在那个倒着的男人恐怖的注视下呈现出略微的呆滞。

  陆少贞认识这张脸,这个从天而降的男人正是第一次来雾都的时候所看见的那个穿着灰黑色呢绒大衣裹得严严实实的男人!而这个男人他在现实生活中见过!

  “主人,别犹豫,赶紧冲出去,要不然他会伤您的性命!”鸿钧的语气愈发焦急,就像是看见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一样。

  然而那个男人就好似看穿了一切道:“该怎样做是你的选择,我坚信你会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这个世界本不就是非黑即白,何不暂且听听我的交易具体是什么再做决定?”

  陆少贞此时还未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他仔细的打量着眼前的男人,紧接着连连朝后倒退两步,以他现在这样的角度看去,只见这个男人正倒着踩在天花板上的阶梯上。

  牛顿看见这一幕会不会气的从棺材板里蹦出来?陆少贞哭笑不得,原来这个世界不但是虚幻了,连最起码的物理定律都不需要遵守,人怎么可能站在天花板上呢?这样岂不是说天空和大地都有引力?人若是同时受这两种引力的存在会不会暴毙?还是说在这个世界中有的人被大地所束缚,有的人则被天空所吸引?

  “在此之前,我需要问你两个问题。”陆少贞虽然害怕,但还是强忍住自己逃离的冲动问道。

  “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男人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就好似被胶水黏住了一样成为琥珀般任由展览的艺术品。

  “第一,你是怎么倒立着站在天花板上的?第二,关老师到底是谁杀的?”